有效的可持續性

探索可持續性的“感覺”

July 11, 2019

作者: Holly Jordan

身為一名建筑師和工程師,我時常問自己:可持續性在我們的專業中真正的意義是什么?而且最重要的是,可持續性對即將入住我們樓宇和辦公空間的人又具有怎樣的含義?通常,我們談到可持續性時,往往涉及的是經濟、環境及社會支柱三大方面。對可持續性的承諾需要聯系到這三項全部要點才會變得最有力。我們面對最大的挑戰是將長綠設計和高性能原則結合在一起,來實現在當下的經濟環境中造福社區和城市的目標。

近期,我出席了一場由加拿大綠色建筑委員會多倫多分會(CaGBC Greater Toronto Chapter)主辦的凈零碳建筑圓桌討論會。這場討論會聚集了許多擁有多種專業角度的專家,旨在推動加拿大綠色建筑委員會的零碳建筑標準。會議上討論了關于設定閾值、再新能源、政府資源、教育、培訓及相關話題。在綠色設計行業里將近二十年,我看見了諸多改變,而且是朝向更好方向發展的改變。諸如使用低或零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涂料和粘合劑,或是循環使用工地建筑廢料這一類原本需要多走一步的努力,現在已經變成了標準操作。舉一個很好的例子,獲得LEED認證早已是建筑行業的常規標準操作,現今大家討論的早已是LEED+(例如:WELL認證,被動式建筑,Fitwell認證,SITES評級系統等等)。

我很榮幸能夠成為團隊的一份子,完成這些優異及富有可持續性想法的項目。比方說,我們正與漢博學院的Nx建筑深度改造計劃(Building Deep Energy Retrofit)合作,希望能得到被動式節能屋深度改造的認證,讓它成為加拿大最節能的建筑物之一。同樣的,莫霍克學院與McCallum Sather Architects合資計劃的Joyce合作創新中心(JCPI),是加拿大最大,也是漢密爾頓第一個凈零碳建筑,已于2018年9月啟用。

可持續性標準的門檻因這些項目得以提高,擁有可持續性的感覺或精髓也自然成為了一個建筑物形象的一部分,但是我們所謂以擁有可持續性感覺而建立的形象又是什么意思呢?

Humber_Building_NX_render

美國綠色建筑委員會(USGBC)正在進行一系列的研究,目的是要更加了解公眾對于可持續性、綠色建筑和環境的看法。該機構最近發布了其中一項的研究報告,衍生了一些有趣的疑問。例如,在講述對抗氣候變化的故事時,有沒有一個更好的方法、用更具體的方式說出綠色及可持續性建筑對人類健康生活的貢獻?畢竟一個建筑最具雄心壯志的可持續性特質,都避開了人們的視線,隱藏在建筑的高效率的機械系統里、嵌入在建筑的結構組合中或埋藏在泥土下和屋頂里。當我們談及可持續性的“感覺”,就是指能看見這些嵌入性特質的結果——人們對可持續性設計原則的體驗和聯系。

當我們繼續錘煉將綠色及可持續性特質整合在我們建筑中的方法時,除了需要優越的產品和系統,同時也該對可持續性在我們建造的空間中代表了什么,作出醒覺及負責任的想法。視覺線索在此時就能夠影響或引導一幢建筑的功能和運作。這些線索包括如有親生物元素的植物或植被;在裝飾上使用天然建材,例如木材;在室內盡可能自然采光;或展示獨特的系統,例如太陽能光板。這些元素會在人們心中制造對一個建筑的預想,也能影響它如何運作及使用者在建筑內時的感受。

Mohawk的Joyce合作創新中心項目完美展示了這些特質。它大膽使用太陽能風帆和頂蓬使得可持續性不言自明。而它采用自然光照亮的室內公共場所,隱含地昭示了可持續性,也讓用戶感受到健康的感覺。在完成第一年的運作時,這座建筑的操作人員已經能夠調整系統達到最佳性能,并且已經準備好由學生主導運作。如今,面對有限的能源供應,促使學生在學校里使用能源時可謹行儉用。當學生在建筑內頻繁活動時,會時時刻刻顧慮能源的使用度。

與之相反,Nx的建筑在彰顯可持續性方面顯得相對低調。它的太陽能板沒那么前衛,而是使用加厚及超隔熱的外墻系統來為用戶提供更高的舒適度。有別于一般的校園建筑,所有能運用的空間都有可打開的窗戶,讓用戶對空間有更高的控制,讓他們有機會與室外聯接起來。只要一看見學生在草地上享受陽光、能夠看到窗外鳥兒飛過,人們在辦公空間的感覺立刻就會轉變。那些經歷過辦公環境從封閉、充滿眩光、到非常舒適及現代化的人們,一定對于建筑的蛻變極為欣喜。

作為可持續發展戰略的倡導者,我非常重視激進的節能策略。但是,我同時也意識到,我們需要讓建筑的使用者越來越關注我們在可持續性上做出的努力。設計出一個能為可持續性代言的建筑是非常重要的,這會讓我們在城市和社區里成為更好的環境管家。持續打造更多有雄心的建筑會鼓勵更多人成為住戶加入我們的行列,對我們的空間有更多期望。所以,設計團隊的伙伴們以及期待地球更健康的業主們,讓我們的綠色旗幟高飛吧!

藏宝图两肖两码中特